赖莎的丈夫逝世了,在她丈夫走的时候也将她全部的快乐都带走了,她每天都觉得生活过得很苦闷。

 
赖莎每次上街都经过一幢老房子,房子前面有一个小德不能再小的院子。不过,那泥地院子总是被打扫得干干净净,坚实的地上摆满了一盆盆争妍斗奇的鲜花。
 
有个身材纤小的的女人经常身系围裙,在院子里扫地、修花、剪草。她甚至把那些从无数飞驰而过的汽车上抛下的废物也捡走。
不要将栅栏门关上
这个院子正在修筑新的栅栏。那栅栏筑得很快,赖莎每次驾车经过那房子时,都会留意它的进展。那位老木匠在它上面加了个玫瑰花棚架和一个凉亭。他把栅栏漆成乳白色,然后给那房子四周也涂上了同样的颜色,使它重又光彩照人。
 
有一天,赖莎把车子停在路边,对那道栅栏凝望了很久。栅栏上的油漆味尚未消散。她听见那女人在里面转动割草机的曲柄,想发动机器。
 
“你好!”赖莎挥手喊她。
 
“啊,你好!”那女人站起来,用围裙擦擦手。
 
“我很喜欢你的栅栏。”赖莎告诉她。
 
她朝赖莎看了看,微微一笑道:“来前廊坐坐,我把栅栏的故事讲给你听。”
 
她们走上后面的楼梯,跨过磨旧了的地毯,越过木板地,走到了前廊。
 
“请坐在这里,”女主人热情地说。
 
赖莎坐在门廊上喝着香浓的咖啡,看着那道漂亮的白栅栏,心里突然欣喜万分。
 
“这白栅栏不是为我自己做的,”女主人开始述说着栅栏的故事,“这房子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住,丈夫早已去世,儿女们也都搬走独自生活去了。但我看到每天有那么多人经过这里,我想,如果我让他们看到一些真正好看的东西,他们一定会很开心。现在大都看我的栅栏,向我挥手。有些人像你一样,甚至还停下车来,到门廊上坐下聊天。”
 
“但路在不断地拓宽,这里在不断地改变,你的院子也越变越小,这一切你难道一点都不在乎吗?”赖莎忍不住问道。
 
“改变是人生不可避免的,是生活中常有的事,它能陶冶你的性格,培养毅力。当你遇到不如意的事时,你有两个选择:怨天尤人,或者生活得更潇洒。”
 
赖莎离开时,女主人大声喊道:“欢迎你随时再来。不要将栅栏门带上,那样看起来更友善些。”
 
“不要将栅栏门带上”,赖莎她在往后的生活中都一直记得这句话。
 
(编辑:果冻)
分页: 1    2